您当前位置:首页 > 铝业资讯 >  国内要闻 >   金属价格完全被情绪控制

金属价格完全被情绪控制

[联合金属网]2018/08/22 10:49:03

手机阅读

铝业网

铝道网怎么看待金属的这一轮下跌?

这一轮金属的下跌主要受市场对球经济的悲观情绪主导。

前期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褪去,近期土耳其问题又开始炒作,并很快上升成新兴国家汇率危机甚至经济危机的高度。

很多国家和地区的汇率受到了影响,如阿根廷、印度、俄罗斯、南非、印尼、越南、香港等,不少国家和地区纷纷采取措施干预汇率市场,连香港金管局也不得不连番出手。

同时,全球股市纷纷大跌,金融市场顿时风声鹤唳、开始恐慌起来,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到处都是各种周期危机论和“8字魔咒”论,大有98年、08年危机再来之势。

与国内具备定价权的黑色、化工品种不同,作为全球定价且金融属性较强的金属品种,大量的国际对冲基金涉足其中,其价格也更多地受到宏观恐慌情绪的左右,在近一周时间内与人民币汇率紧密联动。

尤其在8月15日那天,离岸人民币汇率从6.90下方开始,一路贬值到近6.96位置,伦一路跌破6000、5900和5800关口,伦也接连失守2400、2300。很多人不看任何指标,只是简单地盯着汇率做金属。

到16日上午传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要去美国谈判的消息,外汇市场和金属市场纷纷展开反弹。之后几天,美元回落,人民币走强,带动了全球股市和金属市场的持续反弹。

总的来说,现在金属价格的涨跌,已经根本不考虑当前的供给、消费、库存等基本面了,而是完全彻底转向对宏观面的预期或恐慌情绪。

如何看待现实与预期的差距?

(1)宏观预期主导价格走势是有一定道理的!

因为期货的核心功能就是形成未来的价格。

我们经常看并引用的供给、消费、库存、进口盈亏乃至精废铜价差等等之类的数据,反映的都是当前的经济状况和产业链情况。

如果市场预期中的危机真的发生,那么几个月之后的经济状况和产业供需是会发生巨大变化的,其价格自然与当前数据没有什么关联性。

当然,也有可能不会发生大的危机,市场只是虚惊一场,那大不了市场再涨回来!

但站在这个时间点上,市场是恐慌的、悲观的,认为危机有较大概率发生,或者至少会大幅拖累今后半年的经济增长水平,所以价格出现暴跌也就顺理成章。

(2)这在期货市场,尤其是在金属品种上十分常见。

比如2016年的11月份的铜价暴涨,不到一个月时间从39000涨到50000附近,涨幅超1万点,而当时的产业供需、库存、订单等数据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很多产业链的人根本不认同这种上涨,觉得上涨莫名其妙。

但市场却预期特朗普上台后可能搞基建计划、全球经济可能复苏并转为通胀,仅仅是宏观预期的改变,就将价格直线拉起来。

后来确实如产业链人士所料,预期透支了,过度乐观了。没关系,价格再从5万跌到45000附近嘛。

2017年底,多头高喊着“美国基建计划提高铜消费量、矿山会大量罢工、废铜进口可能产生缺口、经济进入新周期通胀会起来”等口号,将铜价从50000拉升到56000新高。

很多人也不认同这些理由的,并逐一反驳多头观点:

美国铜消费基数低,即便高增长也对全球总需求拉动有限;

长期来看矿山干扰率相对固定,且高铜价下矿山企业妥协概率高,不会出现太多罢工干扰;

废七类进口受限后,市场会多进口废六类以补充货源,从而缺口不大;

经济新周期经不起推敲,仍存在很多下行压力

……

之后,市场发现经济确实存在下行压力、矿山罢工没有如期发生、废铜进口缺口也并不高

……

但又怎么样,即便价格在3月底跌回49000附近,那些前期在上涨中逆势而为的空头们早已损失惨重。

(3)市场总是这样。在某一时刻,发动行情的一方会提出一些预期,讲一些故事或逻辑。

由于这些故事、逻辑或预期都是对未来的某种预测,所以当下谁也无法拿出铁板钉钉的有力证据来证伪,只能以“讨论、论战”等方式来进行“口水”式的反驳。

而问题是,无论反对方的论据多么充实、逻辑多么严密、对未来的预测多么准确,但趋势的自我加强属性导致越来越多的资金会认同与趋势同向的预期或逻辑。

你说的再对、预测的再准也没有用!

大不了过三四个月之后我价格再回来,但在高杠杆的期货市场,逆势持仓的人可能早已爆仓出局。

血淋淋的教训一再告诉我们:

面对强大的市场趋势,讲道理、搞争论只是无知和幼稚的表现,而绝非智者所为!

所以,在期货交易中,我们既要一只眼睛盯当下,盯现实层面的各种数据,还要一只眼睛盯未来,盯市场预期中的未来。

交易中,要保持思想的灵活性,时刻做好准备以跟随市场主流逻辑,而非僵化地执着于自己的看法。

这里,借用大作手杰西·利弗莫尔的一段名言,与各位共勉:

“当我看见一个危险信号的时候,我不跟它争执。我躲开!

几天以后,如果一切看起来还不错,我就再回来。

我是这么想的,

如果我正沿着铁轨往前走,看见一辆火车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向我冲来,我会跳下铁轨让火车开过去,而不会愚蠢地站在那里不动。

它开过去之后,只要我愿意,我总能再回到铁轨上来。”

作者:武闯辉3954次浏览

铝道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为你推荐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