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铝业资讯 >  国际要闻 >   全球铝市场起落九个月:俄铝翻车,力拓险成老大

全球铝市场起落九个月:俄铝翻车,力拓险成老大

界面新闻2019/02/13 17:03:49

手机阅读

全球铝市场起落九个月:俄铝翻车,力拓险成老大

铝道网】美国对俄铝的制裁引爆了多年近乎沉默的铝市。

没有人会想到,铝市会在2018年大起大伏。

作为zui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嘉能可,沉浸在了收获丰硕的财报喜讯中。它在前两年接连亏损,甚至有人预言它将成为大宗商品界的“雷曼兄弟”倒下。但这家传奇的交易巨头在2017年止血盈利,并且雄心勃勃地宣布将在2018年集中力量开掘、镍、钴,以满足未来电动车市场的增长需求。

2018年初,矿业巨头力拓集团(下称力拓)着手推进旗下新铝土矿Amrun项目的全面达产。中国伙伴的巨大胃口让这家英澳矿商原有的韦帕矿不能满足供给,2016年,力拓斥资19亿美元开此新矿。铝资产在这家铁矿石巨头的财物报表上,将越来越吃重。

中国的铝业大佬们魏桥集团(下称魏桥)、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铝)等六家中企,自印尼发布铝土矿出口禁令后,则相继从飘着红色粉尘的西非几内亚博凯区开采铝土矿,来满足国内生产需求。

铝市多年来波澜不惊:上游开采铝土矿,用来生产氧化铝;氧化铝和冰晶石氟化铝氟化钙添加剂作为原材料,用电解的方式生产出原铝电解铝),再满足下游电动车、汽车、日用品等行业的制造需求。

但在2018年春天,引发铝市涌动的“黑天鹅”出现了。

突然袭击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铝(下称伦铝)价格在4月6日为1977美元,4月20日暴涨近四成至2718美元,创下近七年以来zui高点。”2018年的铝价剧烈波动,让铝行业的分析师和交易员们记忆犹新。

“七天之后,暴跌20%至2175美元。”

铝行业分析师对界面新闻说。铝价21天的暴涨暴跌,源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发起的一项制裁。

2018年4月6日,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宣布,对七名俄罗斯商业领导人及其拥有或控制的12家企业、17名俄罗斯高级官员、一家俄罗斯国有武器进出口企业及其下属银行实施制裁,原因是他们参与了俄罗斯政府在全球的“恶意行为”。

作为除中国市场之外全球zui大的铝生产商,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00486.HK,UC RUSAL,下称俄铝)的CEO欧柏嘉(Oleg Deripaska),就在这份制裁清单上。根据美国财政部通知,美籍人士将被禁止和上述俄罗斯个人和公司交易,非美国籍人士可能因为与其交易或促成重大交易而面临制裁。

嘉能可原本正密切关注着的刚果(金)铜钴矿项目,正中美国政府的反商业贿赂底线。4月9日,嘉能可CEO Ivan Glasenberg随即辞去了俄铝董事会的职位。

这及其符合这家像是在间谍小说中才有的神秘交易商的一贯作风:反应迅速,行动大胆。

嘉能可是俄铝的zui大客户,其CEO Ivan Glasenberg是俄铝董事会的非执行董事。

有大宗商品界“高盛”之称的嘉能可,拥有三大业务板块,横跨金属、能源、农业,在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的150个地方,经营着从大豆到铝产品在内的超过90种商品。

2018年,约有14.6万名员工支撑着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公司,正式雇员约8.37万人。铜、钴、镍、是嘉能可的核心资产,就像手握石油的欧佩克一样,嘉能可只要宣布产量变动,就会引发价格波动。

嘉能可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业务板块上比重并不重的铝资产,会摊上特朗普政府的制裁。

不同于铜、钴等核心资产单列业务板块,嘉能可的铝资产和铁矿石资产合并为“其他金属和矿物”业务板块。

2017年,嘉能可通过旗下企业和包括俄铝在内的第三方企业,向市场供给了400万-500万吨电解铝以及500万吨的氧化铝。

除了在俄铝拥有12%的股份,嘉能可旗下还有美国的铝业子公司Corpus Christi Alumina以及一个老氧化铝厂Sherwin。

以铝交易量算,嘉能可在全球排第 一。但美国铝业公司(下称美铝)、力拓、挪威海德鲁公司(下称海德鲁)这些拥有自有矿山的老牌生产商们,并没把自己和嘉能可放在一个名单上。嘉能可在骨子里是交易商,即使它在2013年转型成为拥有多座实体矿山的巨头,它的商业模式还是带着浓厚的交易商底色。

美国制裁发出后,嘉能可便宣称将考虑结束嘉与俄铝的一份价值24亿美元的交易合同。

伦敦Sanford C. Bernstein&Co.的矿业分析师Paul Gait向彭博新闻社表示,即使嘉能可完全放弃与俄铝的之间的铝交易,损失只占2018年收入的不到1%。

嘉能可在关联铝业的制裁上迅速抽身,主要是为了避免刺激美国制裁它在刚果(金)的铜钴资产。比起铝业,嘉能可更担心这些资产表上的核心资产。毕竟在刚果(金)的矿业资产,占嘉能可市值的1/4。

受制裁后的一周,俄铝在港股的市值蒸发了490亿港元。但嘉能可由于及时和俄铝切割,其在伦敦的股价随后上涨了4.6%。

“打折”的制裁

根据统计,俄铝在中国市场以外供应量排名第 一,占12.9%。英澳矿业巨头力拓、阿联酋环球铝业公司EGA和美铝在铝市场的份额紧随俄铝之后,分别为12.3%、8.6%和8.4%。

其余的排名依次为:海德鲁、伦敦韦丹塔资源公司(Vedanta Resources)、印度Aditya Birla集团、从必和必拓分拆出来的“副牌”South32、嘉能可旗下的世纪铝业(Century Aluminum)和马来西亚的Press Metal。

中国市场的铝供应量占据全球一半以上,目前供过于求。

2017年俄铝生产了370万吨电解铝。力拓仅次于俄铝,保守产量为360万吨。按照市场预期,俄铝如果被制裁可能会减产,在电解铝供应排名上,力拓很有可能超越俄铝,成为中国市场之外的全球老大。

由于美国铝产品依赖进口,加拿大、俄罗斯是美国排名前列的铝进口来源国。俄铝又是俄罗斯铝产品zui大的出口商。俄铝受制裁后,空出的美国市场业内将让其他铝生产商受益,力拓则被业内认为是北美市场的zui大受益者。

力拓铝资产主要在加拿大,包括加拿大铝业集团(ALCAN)等。

在宣布制裁俄铝约半个月后,美国财政部又称,如果俄铝的主要股东放弃对俄铝的控股权,美国政府将考虑放松甚至解除对俄铝的制裁。

随后,这项制裁决定被延期到半年之后的10月23日。

伦铝期货价格在一月内暴涨近四成后,又暴跌两成,回到2017年的水平。

由于美国制裁的放松,俄铝在2018年前9个月保持盈利,净利润同比增长98.1%,达15.49亿美元。期间,俄铝电解铝产量增加1.7%,达到281万吨,其中,三季度产量达94万吨,环比增加0.1%。

“俄铝的排名没有发生变化,依然是除中国市场之外zui大的电解铝生产商。”有分析师说,从产能规模看,俄铝排在魏桥、中铝和山东信发集团之后。

美国对俄铝悬而未定的制裁政策,让市场风声鹤唳。

“去年二季度,俄铝制裁延期,市场看涨情绪消解,加上海外第五大铝生厂商海德鲁收回了减产计划,伦铝期货价格一路下行。”有分析师表示,国内沪铝价格也从1.56万元/吨下跌到1.4万元,跌幅达9.8%。

2018年9月11日,因彭博社报道称,俄铝因受美国制裁无法开展年度合同谈判,为此正准备减产,一度下跌的铝价应声反弹。还造成美铝股价大涨4.1%,创下一个月来zui大盘中涨幅。

据介绍,10月以来,又有消息称特朗普政府有意撤销制裁俄铝,同期中国河南、山东在取暖季的电解铝限产不及预期,铝价震荡下行延续到四季度,一目前仍在低位徘徊。

12月,俄铝发布公告称,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披露,已通知美国国会有关其将于30日内终止对(其中包括)俄铝实施的制裁意向。

这一消息造成伦铝期货及格下跌到每吨1911美元,为去年8月来的zui低水平。俄铝股价则一度飙升25%。

尽管美国参众两院对是否撤销对俄铝的制裁意见不一,但特朗普政府zui终还是做出了选择。

2019年1月28日,俄铝发布公告,俄铝及其zui大股东En Group Plc将从美国政府的制裁名单中被剔除,即时生效。

美国财政部在官网公告中称,解除对俄铝等公司的制裁,是因为后者减少了寡头欧柏嘉的直接和间接持股,并切断了他对这些公司的控制,确保了En 和俄铝的大多数董事都将是独立董事,其中包括与欧柏嘉没有任何商业、专业或家庭关系的美国人和欧洲人。

经历九个多月,引发全球铝市波动的这只“黑天鹅”消失了。

目前,伦铝期货价格跌至约1888美元/吨,与去年峰值相比,下跌了30.54%;沪铝1.36万元/吨,较去年峰值下跌了近13%。

不容忽视的市场

特朗普zui终放过了俄铝,但他的另一项政策,对占据半壁铝市场的中国,震动不小。

2018年9月17日,特朗普宣布对中国2000亿出口产品加征10%关税,2019年1月1日起加征25%关税。刺激了中国铝材产品出口大增。

2018年前11月,中国铝材出口同比增加21%,累计达527.6万吨。铝材包括由铝和其它合金元素制造的制品。

特别是铝板铝片,出口同比增长近38%。

美国进口商担心2019年真的加征关税,所以在去年三、四季度赶着进口。

国内外价差也有利于出口。沪铝和伦铝价格正常比值在7左右,去年在7.3-7.5之间,表示出口价格更高、利润更多。

此外,出口退税政策的支持,以及较低的人民币汇率,也导致了中国铝材反而在制裁阴云下出口大增。

有人表示,这反映了中国作为重要铝材产品供应商的地位难以被制裁性政策撼动,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外贸易商们,由于生产成本以及产业基础的现实,还是会考虑采购中国铝材。预计2019年,中国铝材不大可能会出现高增速。

俄铝在被嘉能可抛弃后,曾试图向中国寻求销售机会。但随着美国制裁的取消,俄铝向中国寻求交易的努力,没了下文。

一家大型氧化铝和铝土矿交易商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比起特朗普政府的制裁,中国市场对于铝市的影响才是zui值得关注的。

其中铝土矿市场zui为明显。“因为中国需求支配着上游的原材料铝土矿,以及用来生产电解铝的氧化铝。”该交易商说。

2017年,全球铝土矿产量接近3亿吨,中国一共消耗了1.7亿吨,占据全球铝土矿产量的56.7%。铝土矿主要用来生产氧化铝。

2018年预计中国将进口8200万吨铝土矿,同比增长约19.6%。铝土矿进口量占中国总需求量的近一半。

近两年中国环保严格,环保督查频密,山西、河南这些铝土矿大省中很多矿山停止开采,造成国内供应短缺,进口量增。

中国进口铝土矿增加,也因为国内矿山品位在下降。“以前能开采到铝硅比为6的矿石,现在很少见了,大多是铝硅比为3、4之间的低品位矿石。用低品位矿石生产氧化铝,就需调整生产线,增加的成本不如从国外进口。”

铝硅比是指铝土矿矿石中,三氧化二铝与二氧化硅的百分含量之比。它是衡量铝土矿品质的zui主要标准之一,铝硅比愈高的矿石品质愈好。

由于国内供应偏紧,2018年,铝土矿价格较高,吨价利润能达200元。

根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中国目前进口的铝土矿,主要来自几内亚和澳大利亚。这两大市场占中国进口铝土矿的八成。

2017年,中国自几内亚进口了2760万吨铝土矿,约占进口量的四成;从澳大利亚进口了2540万吨铝土矿,占进口量的近37%。

目前,中国在几内亚投资铝土矿项目的企业,主要为魏桥、中铝、中国河南国际合作集团(下称河南国际)、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淄博润迪铝业公司、新疆众和股份有限公司这六家企业。

2014年前,中国铝土矿进口的zui大来源国为印度尼西亚。但2014年,该国宣布禁矿令,出口市场被关闭。此后,中国铝企开始投资布局海外矿山,在原料供应商寻求自给自足,不受制于人。

魏桥和河南国际的矿山均已实现量产。几内亚在2017年超过澳大利亚一跃成为中国铝土矿进口第 一大市场。

澳大利亚市场对中国的主要供应商是力拓。

力拓在2018年开采了5000万-5100万吨铝土矿,出口到中国的约有2500万-3000万吨,占比达五到六成。

力拓铝业集团首席执行官白睿明(Alf Barrios)曾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以前力拓的铝土矿主要供给自己的冶炼厂,zui近十几年,力拓开始向包括中国等第三方国家销售,其中大部分销往中国。

白睿明称,中国销售量的增加亦是力拓开发Amrun新矿的原因。

随着Amrun在2019年完全达产,力拓将超过美国铝业公司,成为全球zui大的铝土矿生产商。

自2002年以来,电解铝成为国内产能过剩的一个代名词。2017年,中国共生产3254.8万吨电解铝,占当年全球6340万吨产量的51%,消费量也约占当年全球6339万吨总消费量的一半。

作为电解铝第 一大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市场的变化,更能引发全球市场涟漪。

在价格不振及空气污染的压力下,自2016年以来,中国开始供给侧改革,对钢铁和电解铝实施去产能政策。当年,中国压减了300多万吨电解铝产能,全球电解铝供需由过剩趋向平衡。

这也促使了2017年伦铝期货价格基本保持在2000美元以上,与2016年zui低价位的1400多美元相比,上涨了40%以上。

白睿明称,中国去产能政策,对于促进铝市场供需平衡和提振铝价非常重要。

作者:匿名12246次浏览

铝道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