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铝业资讯 >  企业新闻 >   专访中铝集团总经理余德辉:要持续深化铝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专访中铝集团总经理余德辉:要持续深化铝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澎湃新闻2019/04/12 15:43:30

手机阅读

铝道网】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有色金属龙头央企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铝集团”)利润持续增长的第四年:实现经营收入超过3000亿元,利润总额同比增超一倍以上。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确实拼的很艰苦,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使中铝集团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铝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余德辉在接受澎湃新闻(ww.thepaper.cn)专访时谈及过去几年改革发展时如此表示。

但这家央企依然不轻松,余德辉表示“虽然我们实现了经营业绩持续大幅提升,但仍然存在着布局不合理、结构不平衡、发展不充分的矛盾问题,与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还有一定差距。比如我们近几年大力推进‘加减乘除’,主要是在‘三去、一降、一补’上持续发力,在打造高质量的供给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铝集团的未来在哪里?余德辉表示,还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在围绕核心产业做文章的同时,在创新发展、高质量发展上下力气,不断注入新的动力。近年来,中铝集团在与铝、锌、稀有稀土四大核心产业“打配合”的协同产业,以及为核心产业提供“新引擎”的环保节能、智能制造、创新开发等新兴产业上加快落子,初步形成了“4+4+4”的高质量发展产业新格局。

余德辉提到,“这样中铝的产业体系就比较完整,既有传统的核心产业,又有现代服务的协同产业,还有能够迎接未来、接续创新发展的新兴产业,这是我们未来要打造的产业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余德辉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创建产融深度融合新平台设立中国金属铝银行的提案》。提案中指出,中国是全球*大的铝生产国,产量和消费量均超过全球一半以上,但由于铝的金融属性一直没得到充分发挥,造成交易方式单一、使用成本高企,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铝的升级消费。

余德辉提议设立的“铝银行”,每年会有超过千万吨的铝产品交易量,总资产规模可达数万亿元,由国内*大的原铝生产商和国储局、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及所在地政府共同发起,联合其他金融机构及具有较强实力的铝生产商、使用商等共同组建。

余德辉认为,这份结合中铝集团近年来转型升级的成功实践而思考出的提案,无论对中国铝行业还是对中铝集团而言,“铝银行”有助于帮助实现产融深度融合,使铝产业走向绿色循环和可持续发展。对全社会而言,“将开辟金属资源循环利用的全新模式,形成‘生产→消费→回收再利用’的闭环,使铝成为生命周期*长、使用成本*低、环保节能效果*好的金属材料,对加快我国绿色发展和循环经济建设将产生重大影响。”

余德辉强调,“铝银行”将是一家专业化新型金融机构(银行),它有别于千篇一律、同质化竞争、靠存贷利息差赚钱的众多普通商业银行,是一项推进产融深度融合、造福铝行业全产业链、惠及社会大众的多赢举措。

谈回老本行,中国乃至全球铝市依旧不温不火,和同样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钢铁行业相差甚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拯救了铝行业,但跟钢铁行业比确实还有差距。”剖析背后的原因,余德辉认为过剩产能是否清理彻底、行业公平竞争问题尚未解决、电解铝前端氧化铝产能仍无序扩张,这些都给铝行业留有深入改革的空间。

【对话】

澎湃新闻:根据1月19日召开的2019年工作会议上公布的2018年集团经营业绩来看,中铝集团已经实现了四年连增,取得这样持续向好的经营指标,主要实施了哪些改革?

余德辉:首先,坚持党建引领是*主要的。中铝这几年正是坚持党的领导,保证了发展的正确方向,证明党建做细了是凝聚力,做实了是生产力,做强了就是竞争力。我们通过坚定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使党风、企风得到根本性好转,干部员工的精神状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我认为人的状态很重要。

第二,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大力实施了“加减乘除”,刚开始困难和阻力很大,推进的也很艰苦,也取得了明显成效,主要是止了不少出血点。但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中铝竞争力的问题。所以今年中铝又启动了第二轮的“加减乘除”,力度会更大。比如在不少区域的企业会转型升级,在电价较高、资源匮乏的地方要收缩产能,把部分产能转移到有优势的地区。

但中铝的未来在哪里?这就是第三点,中铝集团去年制定了“4+4+4”的发展战略。第 一个“4”,是做强做优“铝、铜、铅锌、稀有稀土”四大核心产业,这是中铝目前生存的根基,也是传统的有色金属产业,尤其有一部分涉及到国防建设,我们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但传统产业处于充分竞争领域,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短兵相接,而且产能过剩,压力很大,如果我们不在优化布局上做文章下功夫,就很难有竞争力。

传统的有色金属产业盈利能力较低,大多又是重资产,优化产能布局就是要转移到有竞争力的地区。以铝举例,再过十几年以后,就不需要有那么大的生产能力了,这是可以预见的未来。但企业又都想打造百年老店,所以我们就要依靠主业、但不依赖主业,积极发展协同产业。

这就是“4+4+4”中的第二个“4”,是4个协同产业。一是工程技术,它是引领行业进步的,中铝要输出这些技术来造福全世界。二是工服物业,包括资产经营,是把不良资产、历史留下来的土地资源等盘活,把无价值或低价值的东西变成高价值。三是贸易物流,现在已经打造起来了,我们营业额的很大一块来自于贸易物流,是对行业市场具有引领作用的。四是中铝金融,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中铝资本、财务公司等,如果“铝银行”能够得到有关部门支持批准,就会使产融更加深度融合起来。

至于“4+4+4”中的第三个“4”,是代表中铝未来发展的4个新兴产业。我们必须抓住新时代催生新业态的重要契机,借助新技术,加快发展环保节能、创新开发、海外发展、智能制造等更高层次、更有质量的增长极,以新带旧、化旧为新,实现新旧动能有序转换。这样中铝的产业体系就比较完整,既有传统的核心产业,又有现代服务业与制造业融合的协同产业,又有能够迎接未来、接续创新发展的新兴产业,这是我们未来要打造的产业体系。

澎湃新闻:在这样的战略框架之下,中铝集团将如何组 织管理?

余德辉:*近我们有一些大动作,包括我辞去上市公司中国铝业(601600)的董事长职务,专注于中铝集团的改革发展,就是要把“4+4+4”变成一个个产业集团或平台,把总部变成真正的战略管控型角色。

现在中铝集团已经有6家上市企业,以后主业都要上市,协同产业也基本上要上市,尤其将来的产业金融,如果批准了“铝银行”这个平台,它也能成为一个服务全行业、服务于社会的独立的金融控股集团。新兴产业随着科创板的推出,将来也会把它从小到大逐步做起来。

目前中铝在管理架构上正在做一个重大变化。去年12月,中铝集团被确定为第三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各项改革工作正在积极推进,在进一步优化总部战略管控职能的同时,要加快构建分层架构、分级管控的管理体制,建立“集团(战略管控层)——板块事业部(资产经营层)——实体企业(生产运营和执行层)”三层管控架构。

澎湃新闻:中铝集团是主动转型升级,还是被迫因素更多?

余德辉:既是主动的,也是被迫的。被迫是因为我们日子过得太艰难了,主动是因为我们已经意识到不转型不行了。

中铝转型也存在着很多困难和阻力。例如,中铝的部分产业之前布局在一些偏远地区,而现在又没有了发展优势,我们就要把产能转移到有竞争力的地区,这样虽对地方的经济发展有些影响,但不转移到优势地区,我们又不断在流血,流不起了。我们要支持地方的经济发展,但首先要提升自身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也只有这样,中铝才能真正进入持续健康发展的良性轨道

这几年实施“加减乘除”以来,中铝连续几年盈利了,但盈利水平还不高,生产经营的盈利贡献还不够大,相当比例的利润来自于资本运作和财务费用的减少。今后,我们还需要积极发展新的产业,包括产融结合的现代服务业和创新发展的新兴产业,提高中铝生产经营利润贡献的能力。再经过几年的努力,中铝就能进入了一个真正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状态。

澎湃新闻:你前面提到产能要转移到优势区域,比如中铝去年底正式将云冶集团纳入集团,西南版块进一步加码,目前集团在产业布局方面总体规划如何?

余德辉:以铝来说,我们已经明确要进行规模化、基地式的发展,就是要把产能、特别是电解铝转移到优势地区。所谓的优势地区,我们首推像云南这样有清洁能源、可以搞水电铝一体化发展的基地,当然也不排除继续在一些有新能源优势、有煤炭和环境容量优势的地区去做基地化的发展。

总结来说,就是将过去那种分散式的发展,逐步整合到优势地区去做基地化、规模化的发展。

我国矿产资源的对外依存度很高,中铝正积极布局海外。铝土矿是在几内亚加码,铜矿是在南美秘鲁加码,同时在沿海布局一些配套企业,就近消化国外资源。

澎湃新闻:2017年开始,中国的铝产业开始步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目前的市场情形来看,铝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红利似乎不及钢铁行业,你认为铝行业的供给侧改革给市场带来了哪些影响?哪些方面需要加深改革?

余德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拯救了铝行业,但你讲的也是事实,跟钢铁比确实有差距,为什么呢?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 一,铝产业到底是不是过剩的产业,还有不同的认识。因为铝的需求应用不断在发展,但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前,产能的无序扩张也是事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出台以后,已经遏制住了无序扩张的状况,天花板已经出现了。这就意味着预期是很好的,不然可能会更差。但为什么比钢铁要更差一点?在去产能的过程中、认定历史产能的时候,还存在几百万吨的争议,也就是大家认为该清理的没有清理彻底,所以有个是否彻底清理的问题。

第二,比如说现在很多自备电厂,该缴的基金和附加到现在也没有上缴。尽管一些专项治理方案征求了意见,但还没有出台,一些省市印发了文件,但没有严格执行,各地的实施差异也很大。所以公平竞争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第三,氧化铝产能还没控制,现在还在无序的扩张当中。

综合上述原因,加之也有市场消费预期稍微下降的原因,所以效果不及钢铁。但是一定要充分肯定铝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要进一步坚定信心、加大力度、坚决清理历史遗留问题,这样就可以促进铝行业健康发展。

澎湃新闻: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你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在国家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机遇期,尽快设立中国金属铝银行,“铝银行”会带来哪些益处?

余德辉:第 一,“铝银行”新平台的搭建,就是通过金融工具可以缩短使用和生产的距离、降低实体经济运营成本,这是对铝产业*大的支持,无论是生产商还是使用商。

第二,它能扩大铝的消费应用。“铝银行”将创造投融资新模式,变以往铝产品的单一买卖交易为多样化的业务合作关系,能大幅降低铝产品的消费成本,尤其是初始使用价格,将极大地扩大铝应用,特别是铝天桥、栈道、防洪墙、通信塔、体育设施、机场等工程应用和PPP公共设施。

第三,是给老百姓提供理财的渠道,“铝银行”可以给你提供N种选择。

*后就是对社会的贡献。经过很多年之后,“铝银行”就把整个社会的铝循环起来、再生利用,这对社会的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作者:匿名9755次浏览

铝道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为你推荐